鲸落52Hz

所有的抗争都是与命运,所有的和解都是与自己。

“你哥我以前心里也有这股劲儿。那时候我想的是什么?想的是每天什么时候开始。现在心里这股劲儿泄了,我想的是每天什么时候结束。”

——《缝纫机乐队》

程宫回来找胡亮,想把演唱会办下去。胡亮说他可以唱,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而唱。程宫的这两句话一击而中自己心中郁结。就像《塑料袋》里唱的,“没有什么事情会为我更改,也要摆好飞翔的姿态。”或许早已不期望能够改变什么,但人活着总要给自己一个念想,不然就真的只能日复一日数着日子熬到结束。


评论
热度(2)
©鲸落52Hz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