鲸落52Hz

所有的抗争都是与命运,所有的和解都是与自己。

我把我自己同我本身区别开,在这里我直接意识到,这种差别是没有差别的。我,自身同一者,自己排斥自己;然而这个与我相区别的东西,这个被建立起来的不等同于我的东西当它被区别开时,即直接地对我没有差别。
——黑格尔《精神现象学》(上卷) 上海人民出版社 p.p.168

评论
©鲸落52Hz | Powered by LOFTER